当前位置:首页 > 仿冒侵权 > 参考案例 >
参考案例

柯惠忠与泉州市卓信达汽车配件有限公司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上诉案

时间:2012-06-08 17:10:17  来源:  作者:bitin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闽民终字第33

上诉人(原审原告)柯惠忠。

委托代理人曾健,福建重宇合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新锋,福建联合信实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泉州市卓信达汽车配件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卓宪法,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林高杰,福建刺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颖艳,福建刺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柯惠忠与上诉人泉州市卓信达汽车配件有限公司(下称卓信达公司)因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一案,不服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泉民初字第56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柯惠忠的委托代理人曾健、张新锋,上诉人卓信达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林高杰、陈颖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

柯惠忠于2007118日向国家专利局申请了定位组合式轮胎螺母实用新型专利,并于2008827日获得授权,专利号为ZL200720190084.5

该实用新型专利权利摘要为:本实用新型专利提供一种组合式轮胎螺母,其包括螺母、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垫圈,螺母与垫圈套接铆合连接,使得螺母和垫圈能够相对旋转的固定;垫圈的另一端与导向定位套管垫圈构成套合结构,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的该两个套合端的端面没有承插结构,在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相对于所述套合端的另一端的端面,沿轴向延设一个空心的圆柱体,其内孔与垫圈的中心孔相连通。安装时圆柱体穿插在轮胎螺栓杆与轮盘间的间隙中,支撑轮盘。本轮胎螺母使轮盘与轮胎螺栓组合件固定时,车轮与轮毂能自动找准中心,并使轮盘与轮胎螺栓组合件结合间隙达到最小值,增大轮盘螺孔与轮胎螺栓杆的接触面,减少接触面的剪切应力,从而确保汽车运行中轮胎螺栓不易折断。

权利要求书中独立权利要求1所描述的完整的技术方案:由螺母、垫圈和导向定位套构成的组合式轮胎螺母,螺母与垫圈通过铆合或者固定的方式结合,垫圈与导向定位套构成套合结构,套合端的端面设有承插结构。通过上述新型的构造,实现了一种功能,即使轮盘与轮胎螺栓组合件固定时,不但能使车轮与轮毂方便的对准轴心,而且还使得轮盘与轮胎螺栓组合件的结合间隙达到最小值,增大了轮盘螺孔与轮胎螺栓杆的接触面积,从而减少了接触面的剪切应力,确保轮胎螺栓在运动时受力均匀,不易折断。

2009317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应权利人柯惠忠的请求,出具了《实用新型专利检索报告》,结论为:定位组合式轮胎螺母实用新型专利具有新颖性和创造性。

201072日,柯惠忠向河南省郑州市黄河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公证,同日,柯惠忠的委托代理人曾峰利来到位于郑州市南三环与中州大道交叉口东南角的河南名优汽配广场贸园临街512号商店购得“STR双垫后轮螺丝二十套。黄河公证处见证了上述购买过程,并将所购买产品封存后的其中二套交由申请人保管。2010712日,河南省郑州市黄河公证处出具了(2010)郑黄证经字第2240号公证书。

2011823日,柯惠忠向漳州市佳信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公证,同月24日,柯惠忠的委托代理人曾峰利来到位于晋江市紫帽镇卓信达汽配公司购得5箱斯太尔144长滚花(新式)步及5套斯太尔后轮新式滚花(泉舟)。佳信公证处见证了上述购买过程,并将所购买产品封存后的其中9套交由申请人保管。2011826日,漳州市佳信公证出具了(2011)闽漳佳证内字第1761号公证书。原审庭审中,柯惠忠提交了公证封存物,卓信达公司认可所封存产品系其生产。

2011829日,柯惠忠提起本案诉讼,并于起诉的同时申请证据保全。原审法院准许柯惠忠申请,于91日至卓信达公司处进行保全,提取卓信达公司生产的轮胎螺母一套。卓信达公司法定代表人卓宪法陈述,该公司从20072008年起经营生产,月生产产品35万套,每套售价78元,利率在5%8%之间。

原审庭审中,经现场拆封,卓信达公司认为其生产的轮胎螺母产品的技术特征相较于涉案专利,缺少一个必要技术特征,即:在套合处,所述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的该两个套合端的端面设有承插结构。

柯惠忠因本案支出律师代理费人民币10,000元、购买涉案产品支出费用人民币2,181元及公证费人民币3,800元。

原审法院认为:

涉案专利的主要技术特征包括五部分,即:A.包括螺母、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垫圈;B、螺母与垫圈的一端套接铆合连接在一起,使得螺母和垫圈能相对旋转的固定在一起,或者螺母与垫圈固为一体;C、垫圈的另一端与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的相邻端为套合端,构成套合结构;D、在套合处,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的该两个套合端的端面设有承插结构;E、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相对于所述套合端的另一端的端面,沿轴向延设一个空心的圆柱体,其内孔与垫圈的中心孔相连通。

被控侵权产品的主要技术特征也包括五部分,即:A、包括螺母、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垫圈;B、螺母与垫圈固为一体;C、垫圈的另一端与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的相邻端为套合端,构成套合结构;D、在套合处,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的该两个套合端的端面均为光滑的、不存在其他部件的球面;E、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相对于所述套合端的另一端的端面,沿轴向延设一个空心的圆柱体,其内孔与垫圈的中心孔相连通。

经对比涉案专利与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其中ABCE这四部分的技术特征是完全相同的,双方均不持异议,法院对此予以认定。

两者技术特征的D部分是否构成等同,是认定卓信达公司是否侵权的关键。等同特征是指与所记载的技术特征以基本相同的手段实现基本相同的功能,达到基本相同的效果,并且是本领域内技术人员无需经过创造性劳动就能够联想到的特征。在法院进行保全时,卓信达公司亦提供了其拥有的专利号为ZL200920194753.5的实用新型专利证书,进而主张其产品均按专利范围确定的图纸进行生产。经综合判断,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D部分的技术手段为:垫圈和导向定位套套合的端面上,垫圈是凸起的圆弧,即为凸部,导向定位套是凹陷的圆弧,即为凹部,凸部和凹部表面相贴和,其实现的技术功能应为:实现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相抵固定并使其圆心在一条直线上。最终达到的技术效果为:通过承插实现套合端两个部件的密切配合,导向定位套和垫圈以及螺母能自动找准中心。而涉案专利实现的技术手段为:套合处,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的该两个套合端的端面设有承插结构。其实现的技术功能与技术效果与被控侵权产品是相一致的。

据此,可认定被控侵权产品的所有技术特征和柯惠忠权利要求保护的技术特征等同,即以基本相同的手段实现基本相同的功能,达到基本相同的效果,并且是本领域内技术人员无需经过创造性劳动就能够联想到的特征。将凸部凹部设计成圆弧形是本领域内技术人员显而易见能够联想到的特征,是无需经过创造性劳动即可得出的结论。

综上,涉案定位组合式轮胎螺母(专利号为ZL200720190084.5实用新型专利权合法有效,依法受法律保护。卓达信公司生产的轮胎螺母产品的技术特征全面覆盖涉案专利的必要技术特征,故本案卓达信公司侵权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卓信达公司未经专利权人柯惠忠许可,擅自使用其专利方法生产、销售侵权产品,是侵犯其实用新型专利权的行为,依法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卓信达公司辩称其生产的产品,并未侵犯柯惠忠专利权,其辩解缺乏事实依据,不予采信。

柯惠忠要求卓信达公司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因柯惠忠的实际损失和卓信达公司因侵权行为所获得的非法利润均不能确定,故本案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权法》规定的定额赔偿方式确定赔偿额。赔偿数额的确定将根据卓信达公司的侵权行为的性质及持续时间、其主观过错及柯惠忠为制止侵权行为支付的合理费用等因素,予以综合考虑。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六)项、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第五十九条第二款、第六十条、第六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被告卓信达公司应立即停止对原告柯惠忠定位组合式轮胎螺母(专利号为ZL200720190084.5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侵害;停止生产、销售侵权产品;二、被告卓信达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赔偿原告柯惠忠经济损失人民币150,000元;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三、驳回原告柯惠忠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3,800元,由原告柯惠忠负担3,800元,被告卓信达公司负担10,000元。证据保全费人民币30元,由原告柯惠忠负担。

原审宣判后,柯惠忠和卓信达公司不服,均向本院提起上诉。

柯惠忠上诉称:一、原审法院虽然对本案侵权事实作出准确认定,但在确定侵权赔偿数额时,忽略了其在证据保全程序中所作的《调查笔录》,错误地认为卓信达公司所获得的非法利润无法确定。在该《调查笔录》中,卓信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卓宪法已承认其已经申请实用新型专利的产品的生产时间、月产量及利润率等,由此可以大致计算出其因侵权行为所获的非法利润至少达到124万元,因此,柯惠忠提出的100万元的索赔请求理应得到支持。二、原审法院驳回柯惠忠要求判令卓信达公司立即收回在全国各地销售的其侵权产品的诉讼请求不当。卓信达公司的侵权行为十分严重,其侵权产品已销往全国各地且销量巨大,如果不责令其立即予以收回并销毁,显然无法从根本上制止其销售行为产生的影响,必将给柯惠忠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综上,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2、依法支持柯惠忠原审全部诉讼请求;3、由卓信达公司承担本案一、二审的全部诉讼费用。

卓信达公司答辩称:一、原审认定事实不清,柯惠忠认为本案所谓的侵权事实已经得到原审法院支持以及请求判令赔偿100万元,缺乏事实依据。二、原审法院没有判令收回产品,柯惠忠对此提出的上诉请求没有依据,其未举证证明卓信达公司的相关产品具体在全国哪些地方销售了多少。

卓信达公司上诉称:一、原审认定事实严重错误。1、原审判决书第3页第14行认定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的该两个套合端的端面没有承插结构,而在该页第25行又认定套合端的端面设有承插结构,前后自相矛盾。2、原审认定卓信达公司与柯惠忠的专利产品技术特征的ABCE四部分相同,仅D特征等同是错误的。事实上,双方的专利技术特征完全不同。(1)卓信达公司与柯惠忠的专利产品结构不同,前者由螺母与导向定位套垫圈两部分组成,后者由螺母、垫圈与导向定位套垫圈三部分组成。(2)卓信达公司与柯惠忠的专利产品的技术特征不同,前者为所述螺母与所述导向定位套垫圈上设有一对凹凸配合的圆弧面,后者为所述螺母与垫圈的一端套接铆合连接在一起,使得所述螺母和垫圈能相对旋转的固定在一起,或者螺母与垫圈固为一体;所述垫圈的另一端与导向定位套垫圈的相邻端为套合端,构成套合结构,在套合结构处,所述垫圈和导向定位套垫圈的该两个套合端的端面设有承插结构,在所述导向定位套垫圈相对于所述套合端的另一端的端面,沿轴向延设一个空心的圆柱体,其内孔与垫圈的中心孔相连通。二、原审判决卓信达公司侵权成立是错误的。1、卓信达公司持有合法有效的专利技术,且使用中并未超出其专利保护范围,应受法律保护。2、卓信达公司的专利技术已改变了柯惠忠专利的主要技术特征,且与后者相比具有实质性进步,属于技术改进,而非在柯惠忠专利基础上增加技术特征。三、由于卓信达公司的专利产品不存在侵权,故原审判决该公司赔偿柯惠忠的经济损失及承担诉讼费用是错误的。即使构成侵权,原审判赔的数额也偏高,诉讼费用的分担也不合理。综上,请求:1、依法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柯惠忠的原审全部诉讼请求;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及其他费用由柯惠忠承担。

柯惠忠答辩称:一、卓信达公司所指原审判决第3页第14行中的,实际上应为,仅是判决书的一个笔误。二、柯惠忠专利的权利要求1的技术方案分解为五个必要技术特征,卓信达公司的产品也分解为五个技术特征,原审中经比对,双方对二者其中的四个技术特征构成相同是没有异议的。卓信达公司产品其中的凹凸结构的技术特征,在柯惠忠专利的权利要求书中也进行了进一步的限定。卓信达公司二审提交的在后专利,其说明书背景技术中提及柯惠忠的涉案专利,该在后专利与柯惠忠的在先专利没有实质性变化。三、原审中,卓信达公司对柯惠忠提交的相关单据没有否认,除非没有原件。原审法院让侵权方承担较多比例的诉讼费用比较客观,实际上柯惠忠作为受侵权的一方不应承担诉讼费用。

在本案二审审理期间,上诉人卓信达公司向本院提交了三组证据材料:第一组证据:卓信达公司的企业营业执照及组织机构代码证,用于证明卓信达公司开办于2010926日;第二组证据:卓信达公司法定代表人卓宪法的专利号为ZL200920194753.5的实用新型专利证书及年费缴纳票据、柯惠忠的专利号为ZL200720190084.5的实用新型专利证书,用于证明:1、卓宪法的专利权合法有效,应受法律保护;2、双方的专利技术特征不同;3、卓信达公司的专利技术比柯惠忠的专利技术先进,前者改变了后者的主要技术特征。第三组证据:案外人陈清欣、吴汉忠的发明或实用新型专利说明书和权利要求书,用于证明在柯惠忠的专利授权公告日之前,已出现在螺母端头上加工成凸起或凹下的锥面或圆弧面,二者活动嵌合成关节轴承式螺母的专利。

对于以上三组证据,柯惠忠质证认为:这三组证据都不属于二审程序中的新的证据。其中,对第二组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无异议,卓信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确实有专利,但该专利来源于柯惠忠的专利;第三组证据与本案无关,案外人专利中的螺母与本案双方当事人的定位组合式轮胎螺母不同。

对于以上三组证据,本院分析认证认为:第一组证据即卓信达公司的企业营业执照及组织机构代码证,以及第二组证据中的柯惠忠的涉案专利证书,在本案一审中均已提交过,不予认定为二审程序中的新的证据;第二组证据中的卓宪法专利号为ZL200920194753.5的实用新型专利证书及年费缴纳票据,由于在一审中未作为证据提交,而且柯惠忠对其真实性、关联性均不持异议,故本院对该证据体现的事实予以认定,但是否能实现卓信达公司的证明目的,本院将在说理部分中进行阐述;卓信达公司未提交第三组证据的原件,本院对其真实性无法确认。即使真实性能够确认,将该组证据即案外人陈清欣、吴汉忠发明或实用新型专利技术方案中的相应技术特征,与柯惠忠涉案专利技术方案中的相应技术特征进行比较,二者存在实质性差异,前者无法否定后者的实用新型专利权。而且,柯惠忠一审提交的《实用新型专利检索报告》,已证明其涉案专利具有新颖性和创造性。因此,卓信达公司提交的该第三组证据无法证明其待证事实。

本院经审理查明:除将柯惠忠涉案实用新型专利说明书摘要中有关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的该两个套合端的端面设有承插结构中的字误写为字外,原审判决所查明的其他事实基本属实。本院在此对原审判决书中出现的该笔误予以更正。

二审另查明:

柯惠忠的涉案定位组合式轮胎螺母实用新型专利有10项权利要求,权利要求1为独立权利要求,其他2-10项为从属权利要求。其中,权利要求1所要保护的技术方案具有五个必要技术特征:A、包括螺母、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垫圈;B、所述螺母与垫圈的一端套接铆合连接在一起,使得螺母和垫圈能相对旋转的固定在一起,或者螺母与垫圈固为一体;C、所述垫圈的另一端与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的相邻端为套合端,构成套合结构;D、在套合处,所述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的该两个套合端的端面设有承插结构;E、在所述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相对于所述套合端的另一端的端面,沿轴向延设一个空心的圆柱体,其内孔与垫圈的中心孔相连通。权利要求4为: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定位组合式轮胎螺母,其特征在于:所述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的两个套合端的结构是:所述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的套合端的外廓尺寸相匹配,在两者的端面上分别设有一个凸部和一个相匹配的凹部,该凸部的侧面外廓和凹部的侧面内壁与各自的垫圈中心孔同心,当所述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垫圈套合在一起时,所述凸部和凹部的侧面为贴合面相贴合,且所述凸部和凹部外面的两部件的端平面也相贴合。本案一审中,柯惠忠主张以权利要求1确定其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二审中,其变更将权利要求14确定为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200998日,卓宪法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提出名称为一种新型轮胎螺母的实用新型专利申请,并于2010526日获得授权公告,专利号为ZL200920194753.52011916日,倪珊阳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缴纳了该专利的年费90元。该实用新型专利的权利要求1为:一种新型轮胎螺母,包括螺母和导向定位套垫圈,其特征在于:所述螺母与所述导向定位套垫圈上设有一对凹凸配合的圆弧面。该专利说明书中的背景技术部分提及柯惠忠的前述涉案实用新型专利。

2010926日,卓信达公司成立,是一家注册资本人民币300万元、实收资本100万元的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卓宪法,经营范围:生产轮胎螺丝,卓宪法持有该公司90%股份。

201072日、2011823日,柯惠忠的委托代理人曾峰利先后在郑州市的河南名优汽配广场贸园临街512号商店和晋江市紫帽镇的卓信达汽配公司购得本案被控侵权轮胎螺母产品,河南省郑州市黄河公证处和漳州市佳信公证处分别对上述相应的购买过程进行公证,并分别出具(2010)郑黄证经字第2240号公证书和(2011)闽漳佳证内字第1761号公证书。

一审中,卓信达公司确认上述两份公证书的真实性,认可公证封存的被控侵权产品系其生产,并将其该产品的技术特征描述为:“a、包括螺母、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垫圈;b、螺母与垫圈固为一体;c、垫圈的另一端与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的相邻端为套合端,构成套合结构;d、在套合处,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的该两个套合端的端面均为光滑的、不存在其他部件的球面;e、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相对于所述套合端的另一端的端面,沿轴向延设一个空心的圆柱体,其内孔与垫圈的中心孔相连通。同时,卓信达公司确认其被控侵权轮胎螺母产品的上述abce项技术特征,分别与柯惠忠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中的必要技术特征ABCE构成对应相同,但认为其产品的d项技术特征与柯惠忠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中的必要技术特征D不相同。

201191日,原审法院在向卓信达公司送达法律文书并进行证据保全时,对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卓宪法进行调查询问,制作一份《调查笔录》。针对调查人员有关对被诉侵犯其实用新型专利权有何看法、何时开始生产、每月产量、利润、目前库存量等提问,卓宪法回答道:我自己的产品有专利证书,我的产品是严格按照自己的设计,我可以提供样品与图纸给你们;2007-2008年开始(生产)的;(一个月生产)3-5万套,一套7-8元;(利润)5%-8%之间,我们是生产商利润不高;(目前库存)约1万套左右。调查结束后,卓宪法在该《调查笔录》上签字确认。

二审中,本院经查看卓信达公司的被控侵权轮胎螺母产品,可知其主要技术特征有:a、包括螺母、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垫圈;b、螺母与垫圈固为一体;c、垫圈的另一端与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的相邻端为套合端,构成套合结构;d、在套合处,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的该两个套合端的外廓尺寸相匹配,两个套合端的端面设有一对凹凸配合的圆弧面,与各自的垫圈中心孔同心,且该对凹凸圆弧面能够相贴合;e、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相对于所述套合端的另一端的端面,沿轴向延设一个空心的圆柱体,其内孔与垫圈的中心孔相连通。

以上事实有柯惠忠提供的实用新型专利证书、两份公证书及其封存的产品实物、卓信达公司的《内资企业登记基本情况表》,卓信达公司提供的企业营业执照、实用新型专利证书及缴费票据、代理词,以及一审《调查笔录》和一、二审庭审笔录等为证。

本院认为:

柯惠忠的名称为一种定位组合式轮胎螺母、专利号为ZL200720190084.5的涉案实用新型专利,现处于有效状态,国家知识产权于2009317日出具的《实用新型专利检索报告》也证实该专利具有新颖性和创造性。而卓信达公司二审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该专利在申请日前已丧失新颖性。因此,柯惠忠享有的该实用新型专利权应受法律保护,除法律规定的以外,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其许可,都不得实施该专利,否则,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其权利要求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及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根据全面覆盖原则,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与专利独立权利要求中记载的全部必要技术特征一一对应并相同或等同,则落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一审中,柯惠忠主张以权利要求1确定其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该专利的权利要求1所载技术方案中有ABCDE五项必要技术特征,其中,D项技术特征为:在套合处,所述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的该两个套合端的端面设有承插结构。由于该D项技术特征中并未明确限定其承插结构的具体形状,因此,不论是将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的该两个套合端的端面设计成一对凸部与凹部相匹配且能够对应承插的圆弧面,还是设计成一对相匹配的外凸锥形与内锥柱孔或是其他形状,均属该D项技术特征的范围。将本院查明的卓信达公司被控侵权产品的主要技术特征,与柯惠忠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中记载的全部必要技术特征进行比较,前者产品的abce项技术特征,分别与后者专利的ABCE项必要技术特征构成对应相同,一审中卓信达公司对此也予确认;前者产品的d项技术特征体现的是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的两个套合端的端面设有一对凹凸配合的圆弧面,此即其套合处的承插结构形状,根据前述分析,该特征同样与后者专利D项必要技术特征构构成相同。可见,卓信达公司轮胎螺母产品的技术特征已全面覆盖了柯惠忠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中的五项必要技术特征,构成了对该专利权的侵犯。卓信达公司一审中将其产品的d项技术特征描述为在套合处,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的该两个套合端的端面均为光滑的、不存在其他部件的球面,并认为该特征与柯惠忠涉案专利的D项必要技术特征不相同,均与其产品实物不符。原审判决认定本案属于等同侵权有所不当,予以纠正。二审中,卓信达公司以其法定代表人卓宪法在后申请的专利作为抗辩事由,并将该专利权利要求1所载技术方案与柯惠忠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所载技术方案进行比对,从而认为其产品未侵犯柯惠忠的相关专利权,均缺乏法律依据,本院对其相关上诉理由不予采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权利人主张的权利要求,依据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权利人在一审法庭辩论前变更其主张的权利要求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权利人主张以从属权利要求确定专利权保护范围的,人民法院应当以该从属权利要求记载的附加技术特征及其引用的权利要求记载的技术特征,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二审中,柯惠忠请求变更将权利要求14确定为其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由于该变更主张系在一审法庭辩论之后提出,故本院对其变更请求不予准许。即使将卓信达公司被控侵权产品的主要技术特征,与柯惠忠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和权利要求4所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进行比对,可以看出,柯惠忠涉案专利的权利要求4将权利要求1D项技术特征中的承插结构限定为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的套合端的端面上分别设有相匹配、相贴合的凸部和凹部,但对凹凸部的具体形状未作进一步限定;而卓信达公司被控侵权产品d项技术特征中的承插结构形状,为垫圈和导向定位套管垫圈的两个套合端的端面设有一对凹凸配合的圆弧面。被控侵权产品的该部分技术特征,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4限定的技术特征相同。而且,根据前述认定,被控侵权产品的abce项技术特征与柯惠忠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中的必要技术特征ABCE构成对应相同。因此,即使按照柯惠忠变更之后的专利权保护范围,卓信达公司轮胎螺母产品的技术特征同样全面覆盖柯惠忠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4的技术特征,落入其保护范围。

卓信达公司未经专利权人柯惠忠的许可,为生产经营目的擅自制造、销售后者的专利产品,依法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相应的民事责任。原审法院判令卓信达公司停止侵犯柯惠忠的专利权并停止生产、销售侵权产品的行为,并无不当。柯惠忠在请求经济损失赔偿的情况下,又要求法院责令卓信达公司立即收回所售侵权产品,法律依据不足,本院对其该项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关于赔偿损失问题。卓信达公司是一家具有一定规模、主要从事汽车轮胎螺母生产销售的企业。从卓信达公司一审确认柯惠忠分别在郑州市、泉州市公证购买的被控侵权产品系其公司生产的事实,以及原审法院制作的《调查笔录》内容看,卓信达公司在省内外及公司成立前后均有生产销售侵权产品,生产时间久、产量大、所获利润高。由于柯惠忠因被侵权所受实际损失难以确定,而卓信达公司因侵权所获利益虽然根据其法定代表人的自认能够计算出大致范围,但确切数额亦难以确定,且本案又无专利许可使用费可供参照,所以,根据有关规定,本案仍应采取定额赔偿的方法确定经济损失赔偿数额。综合考虑柯惠忠涉案专利权的类型、卓信达公司的规模与侵权行为的性质、持续时间等情节及其违法所得的大致范围,以及柯惠忠因调查、制止侵权所支付的相关合理费用等因素,本院认为,酌情确定卓信达公司赔偿柯惠忠经济损失(含因调查、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费用)人民币35万元比较适宜,故对原审法院判决的赔偿数额予以变更。柯惠忠有关原审确定的赔偿数额过低的上诉理由有事实依据,本院予以部分采纳。

综上,上诉人柯惠忠的上诉理由部分有理,对其上诉请求予以部分支持。上诉人卓信达公司的上诉理由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足,对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但确定的赔偿数额有所不当,本院予以适当变更。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六十五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泉民初字第567号民事判决的第一、三项,即一、泉州市卓信达汽车配件有限公司应立即停止对柯惠忠定位组合式轮胎螺母(专利号为ZL200720190084.5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侵害;停止生产、销售侵权产品。三、驳回柯惠忠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变更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泉民初字第567号民事判决的第二项为泉州市卓信达汽车配件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赔偿柯惠忠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人民币350,000

三、驳回柯惠忠的其他上诉请求。

四、驳回泉州市卓信达汽车配件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3,800元,由柯惠忠负担5,520元,泉州市卓信达汽车配件有限公司负担8,280元。证据保全费人民币30元,由柯惠忠负担。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3,800元,由柯惠忠负担5,520元,泉州市卓信达汽车配件有限公司负担8,28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 一 龙

代理审判员 陈 茂 和

代理审判员 蔡   伟

一二年三月二日

书 记 员 张 丹 萍

曹 慧 敏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